湖南城市学院新闻网: 首页>>资水美文>>正文
资水美文
姐姐若素
2018-04-07 若然  审核人:

我的姐姐长我七岁。我五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,那时母亲背着我四处求医问药,折腾了大半年才慢慢好起来,但终究还是落下了病根。身体孱弱无力,发烧咳嗽也已变成一种生活常态,母亲那时候宽慰我也宽慰自己,经常笑着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。

每逢换季是最难熬的一段时间,常常虚弱到每天大半的时间都在屋内度过,一连几天也跨不出大门几步。但我又是天生好动的性子,外面鸟叫了我便想看看,河里涨水了我也想看看,张婶家的花狗下崽了我更想看看。父亲在外工作,母亲每天又都有做不完的活,所以我从来都不敢央求他们带我出去走走,只能整日里嘟着嘴望着窗外,有时看着看着便委屈得流起泪来。

姐姐知道我的性子,那时的她下午一放学便跑回家,也来不及喝口水歇歇便背起我,左手扶着背后的我,右手挎着篮子,三步并做两步爬上后山。她把我放在山坳里的大石头上,自己便在石头旁边拔猪草,拔完一处再换一处。我就坐在石头上,看云看天,看远处的树,脚边的草,遇到我不认识的草我便喊姐姐。她告诉我长的像麦苗的那种草叫做猫娃娃,长大了就会抽出一个像猫尾巴一样的穗子,绒绒的,很好玩,可以用来扎成各种小动物;那个长的像草莓苗的叫鼻血草,会结像草莓一样的红色小果子,用手指一捏就会化成红色的水,还有能结果子的灯笼草,猪不吃的狗尾巴,鱼腥草可以入药,鸡肠子可以用来包扎伤口止血、马莲草可以编手串……我央求着姐姐编一个给我,她便给我的手上脚上都戴了一串,说这样就能把我栓牢,谁也偷不去。

我儿时的许多玩物都是姐姐给我做的,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学来的那些本事,总之手一挥就能把一张纸变成各种动物,青蛙、兔子,各种各样。她的屋子里挂满了自己做的风铃,风从窗子里灌进来,叮叮当当响很久。

除了纸做的玩物,她还能用麦草杆做好多会动的小人。那时候我常常偷着给别人说,我姐姐是天上送给我的仙子,她有法力,只要她愿意,给那草人吹一口气就能活过来。他们不信,非要我带着他们让姐姐变给他们看,我才不愿意让姐姐给他们变,他们便说我是骗子,追着我用石子打。我被打痛了,便哭着跑回家,他们就躲在门口唱:“若然若然大骗子,爱哭鼻子的大骗子。”我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爱哭鼻子的,但每次听到他们这样唱,就忍不住扑到姐姐怀里哭起来,一哭就把病根子引了出来,咳的上气不接下气。姐姐心疼得眼泪像豆子一样滚,一边拍我的背一边哄我。等我不哭了,她就出去教训了那帮孩子一顿,之后一连几天也没人和我玩,我就又哭。也不知道她后来用什么法术把那些孩子变得天天围着我转,让我过足了孩子王的瘾。

五岁那年秋天,我哭着闹着要和姐姐一起上学,母亲带我去学校报名,年龄太小,学校不收。我一连哭了几日,身体撑不住再次病倒,我病倒后躺在床上模模糊糊看见,母亲一边哭一边用竹条打姐姐,说她把我带坏了,姐姐咬着牙一滴泪都没有流,一回头看见我看着她哭,她就笑着给我打手势说她不疼,让我别哭。那天以后,我再也没有说过要上学的话,也从来没有主动央求母亲买我想要的玩具,我把所有小孩该有的欲望都压制在心底,变成了人人都夸的听话孝顺孩子。

病好后,我就天天跑去学校找她。她下课我就跑去和她玩,她上课我就坐在教室门口等她,有一次坐着坐着睡着了,下课后老师一开门我就滚了进去,脑袋磕在墙角的青砖上,肿了一个大包,怎么消也消不下去,足足顶了一个月。每每放学时,我就插在队伍里面,老师在上面讲,我就在下面挨个拍哥哥姐姐的手,他们忍着笑和我玩,老师实在忍不了我的胡闹,就让姐姐带着我回去不要来上学了。母亲知道这件事后狠狠打了姐姐一顿,又去老师家里赔礼道歉,我恨极了那个老师,他自然也不喜欢我,后来我在他那里读书时,挨了他不少的打。那天以后,我也不敢再去学校瞎闹。

等到我上小学的时候,姐姐已经小学毕业去镇里读初中了。自那以后我的生活就变成了不停的等待,从星期一等到星期五,等着村头转弯的路口,那个骑着单车的熟悉身影出现在我眼前。也是从那时起,我们俩的生活彻底被隔开了,在一条路的两端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下去,而我唯一能做的似乎就只有等待。

姐姐是个极其要强的人,她迫切地希望自己能够长大,能够尽快撑起这个家。于是她不停地往前走,很少回头看我。她送我的东西不再是她亲手做的玩具,捏的泥人,变成了一本本书。很快她去市里上了高中,一年只在家呆两个月,再后来她去了省城读大学,在家只呆几天。每次望着载她远去的车走远,我便踩着黄泥路上的车辙印走很久。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她我怕极了,我怕我们俩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,怕只剩下我一个人。但我知道,她没有办法,想走出这片大山,她只能不停的走下去。

高二那年姐姐告诉我她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,我常常一个人在夜里哭很久,哭到枕头都变成湿的,接连病了几个月,我没有告诉家人我病了的事,每次打电话总说我很好,也没有去医院看病,没吃一颗药,就那样生生的挨了下来。姐姐出嫁那天我没能在她身旁,我发给姐夫一条短信,我告诉他,倘若他敢对我姐姐不好,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他。

姐姐结婚一年后有了自己的孩子,如今孩子三岁了,她时常打电话跟我抱怨说孩子太坏了,一点都不听话。我便打趣的说千万别把自己的孩子教得很听话,她问我为什么,我说听话的孩子其实是最可怜的。我说抓紧时间再给他生一个妹妹,他一个人太孤独,别隔太久,不然两个人年龄差太大,就不能读同一所小学,同一所初中,同一所高中,哥哥就不能天天保护妹妹了。

关闭窗口